书评/无知偏颇的傲慢与偏见:《暴力电玩如何影响杀戮行为》

2019.09.12 -

随着电脑技术发展,狭义的电子游戏迟至二十世纪中期才被发明出来。迈入大众视野至今,也短短不到一甲子时间。对古老的人类社会而言,电玩还是太年轻的东西,年轻到足以让许多守旧、思想陈腐的前世代人,只知道以傲慢的姿态投以偏见,而缺乏更多对其中文本内容或文化价值的理解。例如戴夫.葛洛斯曼(Dave Grossman, 1956-)在 2016 年出版的《暴力电玩如何影响杀戮行为》(Assassination Generation: Video Games, Aggression, and the Psychology of Killing),堪为其中的代表。

偏颇与特定立场的文献爬梳

平心而论,葛洛斯曼的努力令人钦佩:为了贬低、抨击、什至于消灭电子游戏的存在,他在本书中无疑投入了大量心血。我们可以读到其大量引用种种学会、组织研究,各式有关电玩的医学或社会学实验资料──而且当然全都是指向电玩有害的结果。如果葛洛斯曼叙事足够平静客观,也许这些缺乏反方研究的偏颇立场文献,还真能够令玩家从中稍做反省。然而作者不时流露出激切还彷彿洋洋自满于作为公义之士的口吻,却是失实而滑稽,让大多数智力正常的读者很难对其言论认真的地步。兹任意举两三段哂之:

如此歇斯底里的情绪性发言和过度偏斜的价值性批判,在本书中可说是族繁不及备载。多亏葛洛斯曼是如此的不知节制,我们才能够在他那些带有煽动性的反智言论之下,识破作者以科学研究进行包装、藉此系统性污名化电子游戏的企图。

看似科学化的各式数据观察和案例分析,为葛洛斯曼的着述初步建立起客观的假象,实际上那只是他用以掩饰保守偏激的立场,净选择电玩与暴力行为高度相关的参考资料及个别事件,再加上其某些令人匪夷索思的「洞见」,或明示或暗示,刻意营造出电玩毒害人世的形象:

看到这段时,我头上顿时浮现无数的问号,并且感觉智商遭受到了污辱:即便我没有玩过《侠盗猎魔》这款游戏,我也有「人类口鼻被摀住三四分钟之久足以导致窒息」的常识好吗?姑且不论该案例是真是假,事件肇因也和电玩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而是跟案件当事人卫教常识不足、或者由于早婚导致育婴经验不足和情绪管理失当有关。作者明知事件牵强附会,才因此「贴心」地括弧插注、硬扯了个什么侠盗猎魔,意图在读者潜意识对事件和电玩形成某种关联,足见其逻辑之散乱和用心之歹毒。

假中立和选择性取材

哪怕葛洛斯曼于书中后半自陈:

但在种种基于误解和偏见的自我设限下,其对于电子游戏各色标签化的攻击,以及刻意淡化、忽视其他导致暴力杀戮事件的可能更关键因素,更使得这段假中立的宣言显得欲盖弥彰,为人不齿。

举例来说,葛洛斯曼在本书第二章「枪枝、药物与否认:暴力病毒的常见藉口」中,连续数节高声反驳:枪枝普及、精神科药物以及都市化形成的人口密度等问题,跟现代几起有关青少年的高强度暴行并没有显着相关。但其有些辩护说法,即使套用在他口中所谓「暴力病毒」的电玩上,其实也一样成立。

像是他为可能导致情绪不稳的抗忧郁剂辩护时,说:

同样说辞放在电玩上,我们也可以说电玩媒体内容透过娱乐形式,有效释放了玩家在当代社会生活中累积过多的压力和情绪,直接降低了社会上严重冲突的发生率和暴力犯罪的可能性。性交易合法化和色情影片之散布,究竟是会助长或抑制性犯罪?这类归因模煳的片面之词,除了引起不必要的争论之外,很难说得上有任何充实的意义。

对于美国枪枝氾滥问题可能导致严重的暴力犯罪,葛洛斯曼也从相当怪异的角度为拥枪自由辩护:

作者举了谋杀率较美国高出四倍的俄罗斯,作为合理化美国民间持枪合法的佐证,却不提同样禁止私人拥枪的日本,其谋杀率只有美国的不到十三分之一。这番选择性样本的比较,并无助于改善美国在已开发国家当中谋杀率名列前茅的事实。虽然他还想藉由「一九八O年代以前,美国并未发生过青少年大型杀戮事件」,说明暴力媒体(尤其是电玩)对于社会和青少年心智带来根本性的质性转变,以藉此使得枪枝与此间问题脱勾。但这无疑也是过度简化以及模煳了问题焦点。

正如同译者黄致豪在译者序中所言:

葛洛斯曼在书籍前半部分,就这么亟欲撇清历来各次大规模谋杀事件中,开放自由使用枪枝可能存在的责任,不免让人怀疑其动机并不纯正──这些「枪」击事件,难道不都是用「枪」来杀人的吗?

正如同葛洛斯曼指控游戏厂商投注经费,在新闻舆论、学术研究,以及联邦法庭攻防间,做了有意影响风向的不纯正操弄。贩卖步枪和子弹以谋取更惊人利润的死亡商人们,难道没有更过火的干预,连总统先生都为其护航吗?作为美国、乃至于世界最大的利益团体,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毫无遮掩的擅权、控制部分政党和国会,结果葛洛斯曼不合乎常识地否认拥枪与枪击事件的关系,而如同川普一样,另外把电玩揪出来大肆攻击。不自然的所作所为,很难不让人过度联想:说不定,葛洛斯曼这本《暴力电玩如何影响杀戮行为》,也是在NRA的授意、投资之下,另一起操弄舆论的情报工作--以葛洛斯曼丰富的军事背景,会和NRA有密切关系并不奇怪。

当然,阴谋论什么的只是随想瞎猜。葛洛斯曼并未以同样标准,检视应该要在重大暴力犯罪事件中负更大责任的军火商,反而小题大作地藉此议题打压电子游戏,其心可议,难免启人疑窦。

川普指责电玩助长暴力
川普指责电玩助长暴力

无知与对媒介内容的不求什解

更糟糕的是,葛洛斯曼研究电子游戏与暴力电玩的外延效果,但其实对电玩媒介文本的内容理解非常之少,在书中不时暴露出自己的浅见无知。例如他在其中一段论及2014年英国发生的一起老师遭学生刺杀的事件:

如此跳跃的想像力和对于游戏文本缺乏正确的理解──而葛洛斯曼什至不愿意花一点时间进一步认识《黑暗灵魂》,仅凭游戏简介和案由便胡断臆测,悖于真理的治学精神可说是让人开了眼界。

Praise The Sun!
Praise The Sun!

针对2012年康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的枪手,作者也特别点名了其所持有游戏的名单:

此处问题有二:一、该案枪手年龄已二十岁成年,持有这些成人级游戏并没有任何法律或道德上的疑虑。二、如果作者知道《潜龙谍影》是一个什么样本质的文本,他就不会把这款大力宣扬反战、视不战而屈人之兵为最高鼓励标准的游戏,特地列在他的「杀人魔喜好清单」之中──像是枪手也持有《真三国无双》,就没被列进去。显见葛洛斯曼仅仅是凭藉着他个人的主观判断,妄自推想出哪些游戏该跟兇手犯行做连结,因之罗列。

《潜龙谍影V》游戏画面。如果此书作者知道《潜龙谍影》是什么,他就不会把这款大力宣...
《潜龙谍影V》游戏画面。如果此书作者知道《潜龙谍影》是什么,他就不会把这款大力宣扬反战、视不战而屈人之兵为最高鼓励标准的游戏,特地列在他的「杀人魔喜好清单」

作者在书中曾说:

这当然是事实。然而,同样的话完全可以原封不动地回敬葛洛斯曼。书中种种迹象可见,他所拥有的只是无知所导致对于电玩的偏见。否则,他就不会傻到认为《魔兽世界》这种程度的游戏表现是暴力电玩,并和现实当中的枪击屠杀事件存在任何关系(p.165)。

反推荐

这本书的内容当然还有许多值得诟病之处,但我想我已经在这上头浪费太多时间。最后,我必须负责任的说:《暴力电玩如何影响杀戮行为》是一本完全不值得推荐阅读的书籍。这并不是因为他过于严苛的角度反对电玩,而是由于其反智偏颇的言论表现,使得乍看之下有科学论据背书的行文,包装在丰富而具煽动性的辞藻之下,许多论调其实很难经得起理性检验。

即连本书译者黄致豪,也在译者序中持部分反对立场,认为葛洛斯曼「略有速断之嫌」、「轻易略过枪枝在铸就美国历次大规模随机杀戮事件重大伤亡结果上所扮演的重要促成角色」、「对于电玩如何形塑青少年暴力与情绪管理(失灵)等行为模式的论述,在归因上略呈一厢情愿」(p.25)。考虑到出版社行销立场,译者在此序言中表达这些意见,恐怕已经是有所保留,但又不吐不快。

译者直接在序言中直接吐槽其所翻译的书目,这在我为数不多的阅读经验里面也称得上是异数。

至于前面数篇来自各界各方人士「推荐的话」,既然是推荐,当然也就和葛洛斯曼同一阵线,多持反对电玩的立场,自不会是公正不倚的。其中,曾心怡〈从一位母亲的角度看暴力电玩〉是比较持平的论述。让我感到比较困惑的是,曾心怡在文中说:「我非常认同本书中的一个观点:不是禁止,而是陪同孩子们一起了解与选择。」(p.15)

……我怀疑曾心怡并没有真的读完这本书,仅挑了她有兴趣的第九章来读过而已。事实上,葛洛斯曼在本书中表达的立场远比上述理解要激进的多。除了在第九章「今天你能做些什么」,有小篇幅谈到家长可以陪同子女共同规划多媒体文本的使用方针,以及引导媒体识读之外,作者有高达九成五的比例论述,是以驱逐电玩为己任。书中有关「电玩」和「暴力电玩」两组涵盖词义有异的词汇相互混用,揭露了葛洛斯曼的可议居心,那就是不只是暴力电玩,如果电玩这个媒介能够从人类世界被完全除去,那就好了

至少他在这边说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教育至关重要。如果像葛洛斯曼这样战后婴儿潮世代食古不化的顽固份子,能够在成年之后继续接受新时代新媒体的新教育,确实理解媒体识读的功用与价值,或许就能少一点偏见、多一些包容和见识,这部谬见之论也将不复存在。

阅 37
0

联盟战棋9.18的改版,主要是「游戏机制」的改动较多,包含:「玩家等级经验值提升」、「掉落物新增:英雄」、「3 […]